Theo

一杯敬过往。

  十年。



吴邪已经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等到现在的,十年来,浑浑噩噩,用尽心思耗尽心血寻找着终极。每每闲下来时,他常常会拿起块丝布仔细擦拭着小哥当年留给他的最后一件东西。


阳光明媚,男人已经染了些岁月的眉眼却仿佛依旧如初时相见,但,不知不觉中也变了很多,比如,以前他笑容间的灿烂天真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
吴邪专注的凝视着自己手中的鬼玺。十年的时间利刃并未让鬼玺失色,它模样如故。这功劳免不了无邪每日的擦拭和小心的保存。


吴邪不知道那个人是否还会记得他,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他们曾经历的种种。随着约定的期限越来越近,心中除了正常的期待,还有日益增多的不安感。


他不记得自己了怎么办,自己以什么身份去迎接他的归来,他……会不会随自己回来。想的越多,不安越浓。


毕竟,自己……变了那么多。


小哥想要我一世天真无邪,像以前的那个小三爷般,可是……现在的自己,会不会让他失望。他摇了摇头,将这一切想法抛开。不管怎样,小哥,只要你平安,一切都好。


终于,约定的日子在吴邪画了一个又一个红圈圈后到来了。


他盯着篝火,盘坐在青铜门前,不断想着小哥出来的样子,说的第一句话,还认不认识他……他没想过,当这一天真正到来时,自己心里竟然是如此平静。


篝火烧的正旺,炙热的温度传开,吴邪一动不动,偶尔和胖子他们随意唠几句,渐渐的,困意袭上心头便也就支不住沉重的眼皮终于睡了过去。梦中,青铜门开了,小哥出来了,铁三角又回来了。顺着下去,小花瞎子三叔秀秀……大家都回来了。吴邪在睡梦中翘起嘴角。


这个梦,很美好。


忽然,吴邪感觉的手被温热的气息覆盖,费力抬了眼。这一眼,让他愣了许久。


当被梦境与现实重叠所带来的巨大欢喜冲击,吴邪的表示就是直接大脑死机。


“小,小哥?!我没做梦?你回来了…”吴邪差点就不争气的让眼泪滑落。


小哥默默的看着吴邪,淡淡的笑了伸出手抱住了吴邪,“回家吧”……


活生生的小哥,不再是那个下一秒就会消失的那个小哥,吴邪紧紧的抱住他。


“回来了,还记得!真好”这一刻,在那人看不见的角度,泪水终于还是没能忍住。


你蓝衣如故,我不复当初。谢命运的纵容,让我们还能得以相守。


评论(1)

热度(2)